当前位置:首页 >  配资问答

钢铁涨

我来帮TA回答

为什么钢铁现在涨价了?

1、国家淘汰落后产能,每年压缩普钢产量20%;2、年底蓝天保卫工程迫使地区钢铁企业停产限产,造成国内普钢产能相对下降;多则降,少则涨,这是经济学铁定规律;3、另外,国家加大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又拉动了钢铁产品需求总量,一正一反,钢铁涨价就是正常现象了。

钢铁涨价

近期国内钢铁价格呈现弱势,市场人士分析为前期炒作因素过重引起的,不过需要看到的是下半年钢铁市场总体趋势是向上的,这段时间的弱势仅仅是市场正常的调整而已

钢铁涨了多少?

钢铁的价格到底了,近几天开始回升,不过民营企业的僵尸产能开始蠢蠢欲动,它们就像春天的昆虫,天气转暖,就要出来采食了!过去民营企业靠环境污染防治降低费用增加产品竞争力,现在严格监管不能再不开除尘设备了;过去靠低工资降低用工成本,现在的工人可选择的就业机会多了,低工资不能吸引员工;过去靠承包税收优惠政策降低上缴国家税收增加企业收入,现在严格执行税法和淡化GDP政绩考核,地方保护主义渐渐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过去低质劣质产品降低工序成本,现在产品过剩,低劣产品没有了市场。唐山的小民营钢厂破产是必然的,是经济新常态了供给侧经济改革的必然结果。

中国钢铁涨钱没有

“3月上旬的钢价已经跌至1994年的价格水平。”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部分常务理事单位生产经营座谈会上,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指出,产能释放受到市场需求萎缩的严重制约,钢材出口受国际市场的严重制约,钢材价格受供需矛盾的严重制约,企业效益受原材料价格与钢价调整不同步的严重制约,今年上半年将是钢铁行业最困难时期。
他同时透露,目前钢铁全行业亏损仍在继续,中国3月很有可能成为钢材净进口国,且今年钢材出口量将下降80%。
继续亏损
虽然经历了去年下半年钢材市场的急剧下滑,但一度限产减产的钢铁企业却因为年初钢材价格的回升而恢复生产,根据中钢协的报告,1~2月全国生产粗钢8198万吨,平均日产钢138.97万吨,相当于全年产钢50724万吨,日产钢高于去年平均日产136.75万吨水平。
“1~2月生产过快增长,不仅中小企业产能释放过大,大中型企业产量也恢复过快,尤其是从发展趋势看,2月日产水平高于1月,2月下旬日产钢水平已经相当于年产钢5.5亿吨水平。”单尚华表示,这种超常规、非理性生产已造成严重后果,进口矿居高不下,进口价又拉高10多美元,企业有产量没效益,库存加大,价格又大幅下滑。
根据中钢协2月下旬的调查,全国20个大中城市5类钢材库存总量达670万吨,比1月份增加184万吨,增幅37.9%。其中国内市场库存590万吨,增长41.7%,港口库存80万吨,增长15%。
随着库存的上升,市场价格也开始持续下跌,到3月5日,国内钢材综合价格指数比2月中旬高点下跌7.43%,其中长材下跌7.83%,板材下跌7.60%,又跌到了去年11月中旬的最低价格水平,从而使钢铁生产企业又面临大面积亏损状态。而据记者了解,宝钢、鞍钢等大钢厂已经下调了4月份的出场价格。
单尚华透露,1月份全行业仍亏损10亿元以上,几个大的企业亏损加大,尤其是生产板材企业亏损3亿~4亿元左右。预计2、3月份亏损呈现加剧的趋势。“1月份主要亏损企业是以生产热轧板卷为主的大型企业,以长材为主的中小企业普遍盈利。但2月下旬也处于亏损边缘。”
“目前我们的钢铁行业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现象,钢产量增长迅猛,大大超过市场需求。”单尚华指出,由于前期钢铁行业新上的大项目几乎全是板材项目,热轧板卷产能严重过剩,必须采取限产保价措施。
出口大降
中钢协指出,由于欧美市场、日韩市场要比中国市场严峻得多,目前钢材出口的形势也更加严峻,根据2月25日中钢协召开的25家大中型主要出口企业座谈会汇总的资料,1月份有60%左右的出口是去年结转合同,今年新签合同很少,预计今年钢材出口量将下降80%,比原预测下降50%要严重得多。
“据宝钢、鞍钢等28家出口大户调查,3月拟交货29.91万吨,4月拟交货12.96万吨,3月份很有可能从多年的净出口国变为钢材净进口国。”单尚华指出,因此,中钢协建议尽快调整钢材出口税收政策,提高高附加值的产品出口退税率。
中钢协认为,1999年为应对亚洲金融(1.81,0.07,4.02%)危机,国家对进入加工贸易企业钢材实行免抵退17%增值税政策,一直执行到2005年7月1日,由于市场变化被取消。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希望有关部门尽快恢复此项政策,或者尽快实施加工贸易企业进口钢材恢复征收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政策。
由于国外钢材、钢坯进口价格很低,呈进口大量增加的态势,中钢协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采取反倾销调查等手段,抑制进口冲击。

钢铁为什么涨价

削减过剩的产能,使得钢铁市场的供需平衡达到一个新的价格状态是必然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今年的主要工作是“三去一降一补”,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去产能”,主要是压缩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的过剩产能。根据国务院的安排,钢铁行业将在近年来淘汰落后的基础上,到2020年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1.5亿吨。煤炭行业的去产能目标则是,从2016年开始,用3到5年时间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较大幅度压缩煤炭产能,适度减少煤矿数量。
相比其他工作,去产能的目标清晰、边界比较清楚,应该是首先有效率推进并完成的任务,这样才好推动其他挑战更大的工作。不过,在现实之中,去产能开始面临现实的挑战,在去产能压力大的重点区域,开始出现了抵触甚至是“反弹”情绪。
今年5月,中国第一钢铁大省河北省政府立下压减1726万吨钢铁、1422万吨炼钢产能的军令状,此后又出台了《河北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用3-5年时间,全省退出煤矿123处、退出产能5103万吨。不过,部分河北钢企表示,当河北省不折不扣地去产能时,外省企业却到河北购买已经拆除的二手装备。有钢企负责人和基层干部表示,过去三年来,在国家要求去产能之际,东部某省的钢铁产能反而增加了1500万吨。部分钢企和基层地方对去产能产生了抵触情绪,称“钢铁去产能是国家意志,不应当只由河北承担”,“其他有钢省份不能只享受市场利益,却不承担去产能责任,要真正做到全国一把尺子量到底。”
除了对去产能的地区性公平提出质疑,部分钢企还对环保方面的公平性表示不满。据媒体援引河北国有钢厂负责人称,现在合规企业生产一吨钢的环保成本约为150-200元人民币,但环保执行较差的企业成本则为40-50元/吨,甚至没有成本。一旦国家相关检查和标准执行有所疏漏,没有管住执行较差的企业,对于合规钢厂就形成很大的不公平。此外,补偿资金到位也有问题,很多去产能对象是民企,由于民企很少给职工上保险,而职工没有保险就不能得到补偿,又形成了国企和民企之间的不公平。
在中央政府强力推动“去产能”之下,相信类似的“反弹”现象并不多见,而且在行政调控之下,也不会影响“去产能”的大局。但是,政策执行中的现实问题却不能忽视,否则会留下很多后患。在我们看来,当前“去产能”亟须处理好一些矛盾:一是去产能重点区域与非重点区域的矛盾,区域之间可以有目标差异,但绝不能允许出现其他省份到河北买旧设备的现象!也不能允许这边去产能、那边却在扩产能的现象。二是环保执法既要有硬度,形成环保硬约束,还要有广度,点和面都要覆盖,不能有大的遗漏。三是去产能补偿中,对国企和民企一视同仁,不能形成新的不公平。四是要兼顾行政方式“去产能”与市场回暖后的现实需求。
对于去产能与市场回暖问题,尤其需要处理好。今年下半年以来,国内钢价上涨与煤价上涨比较明显,这是在“稳增长”目标下的需求上升所致,对这种有真实需求支撑的变化,就不是简单化的压制能解决问题的。这都要求政府主管部门和基层政府能够系统、全面地来处理问题。我们注意到,国家发改委最近在相关规划中表示,停止建设扩大钢铁产能规模的所有投资项目,对连年亏损、资不抵债、扭亏无望、靠银行续贷等方式生存的钢企实施整体退出,推动取消加工贸易项下进口钢材保税政策,适时调整重大技术装备所需钢材进口税收减免政策。在这类总量控制政策之下,去产能政策的执行的确也需要有一些弹性。
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也是最紧迫的任务,如果推进不下去,肯定会导致更多的改革受阻,因此,对于地方和企业在去产能的一部分“反弹”需要高度重视。

钢铁为什么涨价?

铁矿石涨价,钢铁企业不然会涨价,转嫁给消费者